香港反对派欲6月二次占中 扬言发动10万人阻政改表决|香港|立法会

太阳城轮盘

2018-08-21

香港反对派欲6月二次占中 扬言发动10万人阻政改表决|香港|立法会

最终,经过一系列踏勘和更深层次的研讨,确定了草子场场址。

香港反对派欲6月二次占中 扬言发动10万人阻政改表决|香港|立法会

原标题:撑政改民意井喷反对派能否回头?(记者观察)本报记者王平《人民日报海外版》(2015年05月11日第03版)香港舆论场正上演一场决战。上周六,18万香港市民在街站签下名字,多个社会团体举办活动,表达对政改方案的支持。

各种民调显示,撑政改成主流民意已十分明朗。问题在于,一直扬言否决政改方案的香港反对派究竟在不在乎民意?民意和道理都在政改一边5月9日,香港多个社会团体用创意表达心声。

香港广东社团主办的海陆空全民撑政改启动礼,出动了直升机、敞篷巴士和游船,分三路向市民宣传政改方案。

新界大埔林村一株7米多高的许愿树下,千余市民奋力朝上抛撒许愿金橘,把对普选和香港前途的祝福挂上树梢。多达近千社团参加的保普选反暴力大联盟,从9日起一连9天发起保民主、撑政改、反拉布、做选民签名大行动,全港903个街站人头涌动,当天就录得超过18万个签名,处理7809张选民登记表格。

署理政务司司长曾德成成为首位参与大联盟签名行动的问责官员。

无论是道理还是民意,都在支持政改一方。

他说,政改方案符合基本法,切合香港实际情况,若方案获通过,2017年普选实现,即由过去1200人的选举变为500万人投票的选举,这是民主发展的新里程碑。

而即使少数人有不同看法,都应尊重现实和多数人的意见。

大联盟发言人周融说,过去一段时间各个团体的民调显示,香港民意普遍支持政改方案通过。

举行此次签名活动,是希望香港人走出来,用行动告诉反对派议员,到底有多少市民支持政改方案。

在香港岛的对岸九龙,一场纪念香港基本法颁布25周年的展览正在香港历史博物馆举行。

牵着5岁女儿参观展览的戴先生相信,如果香港有了普选的基础,将来会有更多优化方案的机会。

他担心方案若被否决,下一代面临的社会环境可能比现在更复杂,或将重新经历许多争拗才会再有普选的机会,迈前一步肯定比原地踏步好!反对派会尊重民意而回头吗政改五步曲的第三步,是政改方案要在香港立法会获得2/3以上的票数通过,而香港反对派议员正好拥有1/3强的席位。

对于反对派来说,整体民意恐怕并非头等大事。

他们顾虑的是,如果任性地当掉普选,可能会被票债票偿,失去立法会席位。

特区政府官员和建制派还在与反对派议员做最后的沟通,希望能争取到部分人回头。

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高永文表示,亦将与泛民主派的立法会卫生服务界议员当面讨论政改,争取对方支持。

自由党荣誉主席田北俊近日宣布,将斥资25万港元,在立法会表决政改方案前12天进行一项超级大型民调。

他表示,需要至少争取5名泛民议员,相信声称支持民主的泛民议员会尊重民意,转投支持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但是,反对派近期的表现并不让人乐观。

据香港媒体报道,反对派正积极部署,企图在6月14日至7月8日发动二次占中。

民阵日前已扬言在政改表决时将号召10万人包围立法会,暴力围堵立法会并在各区堵塞交通。

为阻挠政改方案顺利通过,反对派还发动周游列国告洋状。

前不久,学联现任秘书长罗冠聪及两位前任秘书长与陶君行,赶赴美国参与由台谍杨建利创办的人权组织公民力量举办的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与疆独、藏独及法轮功邪教等极端势力交流及取经。

特首候选人当然不能反共学联之所以能在占中发挥能量,一个重要原因是港英政府曾立法规定,所有香港高校必须加入学联。

不过,学联的倒行逆施已经让部分香港学生警醒。

香港城市大学学生会7日举行投票,结果以2464票赞成、527票反对,通过退出学联。

城大退联关注组成员邓常丰表示,城大退出学联后,不用再被学联骑劫政治立场。

香港社会对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缺乏了解,是政改争议的根源之一。

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梁爱诗日前在一个论坛中表示,社会上有人为了政治目的故意扭曲或选择性地理解基本法,在将要迎来普选的关键时刻,香港更加要依赖基本法推进民主发展。

基本法明列中央有权决定香港的政制改革,香港却有声音称,除了国防外交外,中央政府在香港事情上什么都不可以管。

梁爱诗强调,中央领导人多次解释过一国两制是一个完整的概念,两制以一国为大前提。

一国两制设立的目的不单是为了香港的繁荣稳定,也为了维护国家的统一和领土完整,因此一国两制落实不能只看着头上的一片天空,还要从整个国家的角度,甚至从国际局面去考虑。

全国政协副主席日前表示,按最终公布的政改方案,泛民主派人士成为参选人的机会其实很高,因为最多可以有9至10个参选人。

而至于成为候选人,董建华认为,方案规定不记名投票,最后将有2至3个候选人,任何人甚至泛民也有机会。

不过他强调,反共的参选人不可能成为特首。

对此,梁爱诗引述邓小平同志的话称,爱国爱港就是不做损害国家和香港的事,这个要求一点都不多,如果要推翻共产党统治,是不符合国家宪法的,如果参选人的主张是要推翻现在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协商制度,那他怎么履行特首义务呢?。